Lee_Siren

Eduardo will forgive you.
一个时常低气压的阿楚/牛奶 懒且话痨【杂食】
【瞩目】本命CH 冬唯 加菲 昆图 Asa 乔歪歪是大墙头
ME/EC/Stony/SK/冬寡是本命 洛卡莱麦锤盾大墙头
【看原耽】

WB:Lee_Siren_锤哥神秘女友
阿楚爱你哟

【莱麦/洛卡】Absolute Fitness 绝对适配 哨向AU

Absolute Fitness-9(长章节)

-我熬夜写的,写着写着字数就爆了,本来想发两章,但想了想还是一股脑的全发吧。
-最近tag下面的东西质量堪忧,多发长一点能不能拯救一下?(我看不行
-麦子出来啦!
-Love you guys.

【正文】

莱恩和洛萨最终决定还是去和杜隆坦见面,为了保险起见他们带了一个哨兵小队和两个随军向导去黑崖。


“所有哨兵,竖起你们的耳朵听好了,如果有任何的不寻常声音,”洛萨停顿了一下,“杀。”


莱恩无所谓地笑笑,告诉两个向导见机行事。在场的两个向导只是两个实用型*1向导,但最基本的感知能力和比较高级的集体隐藏能力还是有的。两个小向导被莱恩强烈的哨兵气息包围住,其中一个未结合地甚至红了脸。莱恩察觉后不动神色的远离了他们一些,抱着手臂面无表情地听着洛萨继续安排。


无论兽人们说的是真是假,都不能让兽人知道他们带了人。


攻击也需要出其不意。


不远处的石堆上有一粒小石子滚落了下来,小队中的一个哨兵疑惑地回头看,发现只不过是一阵风吹过去而已,他又转回头去继续听着洛萨讲话。


莱恩和洛萨过去的时候,杜隆坦他们已经站在了黑崖的分界线下,往上一些是几处比较平缓的山坡,再上面是一处陡峭的石壁,再上去一些是峰顶。


如果出事了可以往后撤,直接就能退到高地去。莱恩和洛萨对视一眼,悄无声息地交换了意见。他们竖起了高高的精神屏障,即便是国家最厉害的向导,也很难再从他们的脑子里搜刮出什么东西。


莱恩听见起风了。


“我是杜隆坦。霜狼氏族的酋长。这是黑手,大酋长。”


杜隆坦和黑手并列站在一排,稍后一些的是拿着毁灭之锤的奥格瑞姆,还有一些兽人零散地分布在后面。


莱恩和洛萨简短的介绍了自己。


“莱恩·乌瑞恩。”
“安度因·洛萨。”


杜隆坦首先说了话:“我们真心的希望与你们和解并加入你们,原因那天都说过了,你们现在的想法是?”


“你们为什么来到这儿?为什么要袭击曼索港口?”莱恩看着杜隆坦,这个在迦罗娜口中非常善良的兽人哨兵,他曾经几乎是迦罗娜心中对善良和正义的全部解释。


“我们…”黑手拦了杜隆坦一下,他轻微地摇了摇头,莱恩和洛萨仍然捕捉到了。


“你们在迟疑。你们并没有做出最诚心投靠的表现,对不起,我们不”莱恩的话被打断,杜隆坦重新开口。


“为了卡拉赞。”杜隆坦无视了黑手的阻拦,把实情告诉了莱恩和洛萨。黑手和奥格瑞姆交换了细微的眼神,旁边的石堆上又有几颗石子滚落了下来,可是一时间刮起的风把它们掉落的声音都卷走,其中一个石堆下一些绿色的像皮肤一样的东西露了出来,可是从莱恩和洛萨视线可及的地方,看不到任何异常。对方有好几个哨兵,莱恩和洛萨没有让自己的精神触丝们散布得很远,只是在自己身边的地方打着转,他们的精神体也难得端着架子坐在主人的身旁,抬着高傲的头颅,轻蔑地看着杜隆坦身边的霜狼。霜狼恼火地哼了几声,眯着眼睛在主人的身边站定。


莱恩皱了皱眉,卡拉赞的确就在附近,但也不算一个比较近的位置,那里除了向导,似乎什么更有价值地东西也再没有。


“为了卡拉赞之中的一个向导。叫麦…”杜隆坦的话没说完,突然奥格瑞姆挥了挥锤子,路两旁的石堆之中隐藏着的兽人全部跳了出来,虎视眈眈地看着莱恩和洛萨两个人。


莱恩敏捷地抽出了萨拉迈恩,摆好了作战姿势,一旁的洛萨也在差不多的时间内拿出了Ares瞄准,并用通讯器对临时指挥部下达命令,让他们派出紧急支援。


杜隆坦惊讶地看向后方,奥格瑞姆正在对着他笑。


“对不起,我不相信加入他们会有好结果。我们只有杀了他们,才会有活命的机会。”可奥格瑞姆还有黑手并不打算参战,放出自己的精神体便骑着开始向反方向跑。黑手对在原地的兽人们下达了命令——一定要杀了他们。


杜隆坦杀了几个已经开始攻击的兽人,却一时不察被两个兽人近了身,其中一个兽人试图用手中的锤子将杜隆坦击晕,第一次他没成功,而他的同伴用手中的榔头补了一下,他们达到了他们的目的,其中更强壮的那个扛着昏过去的杜隆坦也向黑崖的反方向跑去。


洛萨一边应付着不停攻击地兽人们,一边向哨兵小队埋伏的地方发送信号,可他的精神触丝延伸到哨兵小队埋伏的地方,却只有一个人。之前莱恩靠近他时脸红了的小向导。


他正对着洛萨的方向笑得开心,似乎在嘲笑莱恩和洛萨的自以为是。洛萨急忙把自己的精神触丝收回来,可是已经晚了。


那个向导的精神触丝已经牢牢的缠上了洛萨的那根精神触丝,几乎是一瞬间,就回到了洛萨的身旁,他的精神力中充满了怨恨与复仇的攻击性,对着洛萨竖起的精神屏障开启的攻击。洛萨一边对抗着进攻地兽人们,另一边又和那个向导的攻击僵持着。


突然他想到了上学时老师曾教他们的的东西。


“哨兵的感官,是常人无法接受的,向导的精神力虽强大,但在一瞬间接受到大量的感官碎片*2时,也是非常危险的,他们极有可能因为毫无准备而被接受到的情绪淹没,陷入精神错乱。所以,未结合的哨兵在第一次接受向导的精神疏导,都需要慢慢来,而不是一次性的全部清理。”*3


洛萨觉醒的这十五年来,从未接受过任何一次精神疏导,连洛萨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感官碎片究竟有多少,而现在,洛萨一股脑地将他能感知到的所有感官碎片全部顺着那个向导侵入的精神触丝倒去,而精神碎片接触到向导的精神触丝,好像变得有智慧了一样,全都顺着向导的精神触丝滑去,争先恐后地奔向他的大脑。


也几乎是一瞬间的,那个小向导的大脑就被洛萨多到无法估计的精神碎片给填满,似乎想要表达洛萨究竟有多过分,那些多出来的精神碎片也铆足了劲儿地往小向导的脑子里冲进去。他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如果能有一个摄影机能记录下一个向导崩溃的画面就好了。原本宏大的精神之河被无情的堵塞住,精神之树的枝杆被一片又一片的碎片砍断,落叶和碎枝被踏进精神之泥里,而碎片仍然不知疲倦的切割着,最终连根须也被毁掉。


原来一个向导的崩溃是这样的。


可洛萨无暇顾及其他,近身的兽人太多,洛萨不得不收起Ares拿出随身佩戴着的小型激光剑,一打开激光剑空气就出现了一股被灼烧的味道,洛萨讨厌极了这种味道,莱恩也是,这是他们不常用激光剑的原因。洛萨在战斗中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去看了看莱恩的战况,他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麻烦,拿着萨拉迈恩正砍下了对方的一条手。


洛萨有一瞬间后悔自己没把奎尔扎拉姆带来,带来了虽然碍事,但起码不用忍受这个激光剑的味道。


正当洛萨一边嫌弃着手中的武器,一边挺顺手的把一个相对之下比较娇小的女性兽人的身体劈成两半的时候,莱恩的声音出现了。


“洛萨,我掩护你!你快回指挥部!你带领着第二小队赶去卡拉赞…麦迪文还在那!”洛萨猛的回头,看见莱恩眼里从未有过的纠结和担心,“走啊!快去啊!”他只得放缓攻势退到莱恩身后,让莱恩抵挡住了大部分的兽人,然后用出全身的力气奔跑,并对着耳麦对第二小队下命令。


莱恩果然,从来都没有放下过那件事,从来都没有放下过麦迪文。洛萨在全力奔跑中恨铁不成钢地想着。


莱恩一个人抵御着剩下的兽人,把那些想要追着洛萨去的兽人都杀死后,他陷入了一个短暂的感官神游,他的大脑里全都是兽人鲜血的味道,兽人的气味很重,鲜血的味道也一样,还有洛萨激光剑烧焦的兽人的尸体,带着一股混着鲜血的糊臭味,让莱恩作呕。当他在这几乎只有一秒钟的感官神游里清醒过来时,他的背后被划开了一大条口子,作战服从右肩向下裂开,肌肉被兽人手中所持的厉斧劈开,鲜血流了出来,染在作战服上,而黑色的作战服却只像茶水泼了上去一般,变得更加黑了一些。


莱恩愤怒地转过身,左手拿着剑,右手伸出去,握住了那个比他高了近三十公分的兽人的头颅——不到半秒,那个兽人的头颅被捏爆了,脑浆混着血液喷溅到莱恩的手上,还有他的脸上,身子上。可是莱恩居然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然后将萨拉迈恩分成两半。


他第一次在战斗中将萨拉迈恩分成两半。


他用最决绝的方式,最狠的力道,最足的恨意,斩杀了他周围所有的兽人。


天暗了下来。


乌云笼罩了莱恩头顶上的整块天空,莱恩把剑插在了地上,不,两居或者更多的兽人的尸体上,直挺挺地跪了下来,他的眼中布满血丝,满身伤痕,脸上沾满了尘土与兽人们的鲜血,兽人的旗帜还插在不远处,在附近布满了兽人们的尸体,到莱恩的周围,几乎一片血雾,被兽人腥臭而又肮脏的尸体包围着,也被自己十几年来压抑的感情淹没,莱恩一瞬间感觉到的太多了。

记忆中麦迪文灰色的眼眸闪着的光太亮,作战服的触感太粗糙,伤口的剧痛,皮肤上的黏腻,回忆的痛楚。


“啊—————”随着大喊的一瞬间,莱恩的精神触丝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无限度地散开,他陷入了感官神游。


几乎没有到十秒钟,莱恩感觉自己被一股熟悉的力量包裹住了,慢慢的兽人的腥臭没有了,灰色瞳孔折射出的强光也慢慢变暗,伤口的剧痛也在慢慢减弱,他的精神触丝被另外的精神触丝包裹住,慢慢的收回体内。


又温柔又熟悉的感觉。


莱恩恢复的那一点点的思维在感受到那股力量之后又罢了工,但在罢工之前还是把成品给莱恩奉上了。他通红的双眼中眼泪争先恐后地跑出来,似乎泪流的多了,血就能少流一点。


太熟悉了,太熟悉了。曾经缠绕了他无数个夜晚的感觉又回来了,让他抱着希望又一次次失落的感觉又回来了,让他带着恨意对待自己的感情的那个混蛋又回来了。


莱恩的身旁都是敌军士兵的尸体,闷雷轰轰作响,莱恩的血,兽人的血,混着一起随着石缝深入地下。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荣誉不重要了,使命不重要了,责任不重要了,莱恩一直以来苦苦支撑的骄傲不重要了。


在这一刻,他只为他曾经无果的爱情流泪。


麦迪文睁开眼,眼中同样盈满泪水。


“莱恩。”




*1 实用型向导:向导在分ABCD级能力之外,在军队之中还分为实用型向导、控制型向导、攻击型向导。
实用型等级大多为D,少量为C级,一部分用于实战中,用于感知敌人和隐藏队伍气息。
控制型等级大多为C,少量B级,每个军队标配15名,成熟而能力较强的向导,用于审查俘虏,为感官过载的未结合哨兵做简单精神疏导。
攻击型向导,大多数为A、B级向导,精神力强大,可制造大型幻想或用精神力攻击他人、控制他人等。一般大型战争和重要任务才会派出。直接从国家派出,不遵从军区命令。

*2 感官碎片:哨兵脑海中残留下无用的记忆,不能参与建筑精神世界,像是搭建房屋时的废料一般。

*3 我瞎掰的。



////////////////////

看麦麦出来啦!
我在前文拼命埋伏笔,比如莱恩听见小卡姓埃兰皱眉啦心情不好啦,透过小卡的言行举止似乎看到谁啦,都昭示着其实大三角,小时候还是在一起长大的w可是只有一个读者看出来了一点点…为了保密我还没回她哈哈哈哈,sorry啦
下一章闪回童年
我发誓 我一点也 不虐 我真的 不虐
我是艾泽拉斯小甜饼联盟成员阿楚,我们的口号是“不为污而污,为爱而甜!”

评论(17)

热度(96)